新闻资讯

珍珠之变:枫桥江不再流“珠泪”

字号+ 作者:admin 来源:未知 2016-11-28 16:25 我要评论( )

视觉中国供图 记者在刚刚结束的浙江 诸暨 第十届中国国际 珍珠 节上获悉:诸暨的珍珠 养殖 年产量从前些年的每年2000多吨下降到现在的600多吨,产量下降可效益不降反升。为何会这样?记者实地进行了探访。 珍珠之都的困惑 诸暨山下湖镇,是个名副其实的珍珠

珍珠之变:枫桥江不再流“珠泪” 

视觉中国供图

   

记者在刚刚结束的浙江诸暨第十届中国国际珍珠节上获悉:诸暨的珍珠养殖年产量从前些年的每年2000多吨下降到现在的600多吨,产量下降可效益不降反升。为何会这样?记者实地进行了探访。

“珍珠之都”的困惑

诸暨山下湖镇,是个名副其实的“珍珠之都”:占据全球70%以上珍珠交易额,全国80%以上珍珠产量,全镇近三分之二人口从事珍珠行业。

从养殖、采珠到设计、加工,以山下湖为中心,诸暨珍珠形成了极具特色、完整的产业链,珍珠业年产值突破百亿元。

然而,几十年一贯制的传统、粗放式养殖模式,越来越不适合当今的经济要求,美丽产业背后隐藏的污染越来越被人们诟病。

因为缺乏精细化和科学管理,无序投肥,致山下湖周围的水体富营养化严重;因为缺乏环保意识和手段,养殖废水未经处理直接排放;因为剖蚌场取珠,无序生产,污水乱排,蚌肉、蚌壳随意填埋,又将周围河道变成臭水沟……被臭气熏得无法喘息的村民年年反映:每年镇上剖蚌取珠时,蚌肉蚌壳堆成山,苍蝇蚊子满天飞,隔老远都能闻到扑鼻的恶臭。外地车辆经过山下湖,都不敢摇下车窗。他们呼吁:“给一口能呼吸的空气。”

迫于村民的呼吁及环保压力,一批诸暨养珠人开始寻找宽阔干净的水域,他们先后在湖北、湖南、江西、安徽等省份,开始养珠。由于不顾环保的粗放式养殖,没有几年时间就搅浑了那里的“一潭清水”:“诸暨人带来了财富,也带来了污染。”

2012年10月,湖北实施《湖北省湖泊保护条例》,明确禁止在湖泊水域养殖珍珠和投化肥养殖,在全省范围内对珍珠养殖下了封杀令。

诸暨市经发局的有关负责人告诉记者:事实上,随着各地环保门槛的提高和大众环保意识觉醒,其他省份也都纷纷自发抵制或主动拒绝珍珠养殖。

一时间,诸暨珍珠养殖产量断崖式的下降,从年产量2000多吨下降到600多吨,珍珠养殖户减少了九成。

美丽产业何去何从

“珍珠产量少了,效益却不降反升。”这是记者在诸暨采访时,经常听到的一句话。

2014年以来,诸暨以“治水”为契机,对珍珠业提出走“既要珠光宝气,又要碧水清波”的绿色可持续发展之路。在这场生态战役中,珍珠企业开始“瘦身健体”。

“瘦身”如何带来“体健”?诸暨自有做法。

记者来到诸暨山下湖镇山下湖村。

这是一个刚刚清淤过,由原本1.5米深挖至3米深度,面积为240亩的蚌塘。经营者介绍:它就是山下湖珍珠自动化清水养殖基地。

这位经营者叫郭伟锋,浙江清湖农业科技有限公司总经理。“养殖是产业的源头,必须改变固有的粗放的无序的养殖模式,实施自动化清水养殖。”郭伟锋说,这套电脑控制自动化清水养殖模式,不仅保护水源,还成倍提高养殖密度。

郭伟锋说,传统珍珠养殖一般使用低价有机肥做食料,蛋白质含量只有5%至6%,大量有机质在水底腐烂变成淤泥,有害藻类增加,最终导致水中氧分减少。清水养殖供给的食料是食品级的蛋白原,采用这种养殖模式,水体氧分会增加,减少有机物发酵,成倍提高养殖密度。郭伟锋介绍说,传统养殖每亩水面可养殖1000只珍珠蚌,自动化清水养殖每亩水面可养殖3000只至6000只珍珠蚌。

当然,一次性成本投入比传统养殖要高很多。郭伟锋算了一笔账,从长远来看,还是划算的。“这么说吧,传统养殖,每亩水面设备设施,一次性投入大约为1万元,自动化清水养殖中,每亩投入需3万元。但是传统养殖的设备寿命为6至8年,而自动化清水养殖设备可以用20年以上。”

养殖方式的改变,除了郭伟锋,还有老珠农詹幼新。詹幼新的250多亩珍珠养殖场紧邻100亩水稻田,为保护水源,他用堤坝将养殖场与水稻田隔开,养殖废水经过两道过滤网过滤,再经稻田净化,然后排放入河道,使水清珠明。

与“绿色养殖”相呼应的是“绿色取珠”,山下湖镇在杨树湖,投资250万元,兴建占地7400平方米、年剖蚌能力7000万只的新剖蚌场。如今,剖蚌场再也不“臭名远扬”。

新剖蚌场里剖蚌产生的污水已经完全被“管”起来了:集中剖蚌产生的污水,收纳之后经小干渠流入沉淀池,进入厌氧氧化池,再进入环保处理池,处理过的污水100%接入镇污水处理厂。污水排放指标严格按照相关标准执行,实施总量控制。

老詹,是山下湖镇山下湖村人,他现在这个新建的剖蚌场做管理工作,如今他告诉乡亲:“我每天盯着污水,剖蚌污水不再直排枫桥江。”从此,枫桥江不再流“珠泪”。

“珍珠小镇”打造美丽经济

付出了如此沉重的环境代价,再来反思一下前些年“珍珠”的经济效益,山下湖镇党委书记郦华辉坦率地说:实在不尽如人意。

长久以来,山下湖珍珠产业一直处于“高产低值”的尴尬境地。山下湖实际上仅仅是全球珍珠产业的原料生产基地,在全球珍珠市场上并没有多少话语权及定价权。

珍珠产业“高产低值”、“个体品牌不够响亮”的短板怎么补?山下湖镇如何全力推动珍珠这个传统优势产业浴火重生、脱胎换骨?

“珍珠产业也好、企业也好,都已经到了转型升级的关键期。”山下湖镇党委书记郦华辉说,就是必须以“质”取胜,增加珍珠的附加值。

山下湖镇最后达成一致:立足“珍珠小镇”建设,转型“美丽经济”,逐步走向全球产业制高点。

山下湖镇多管齐下,开展与珍珠文化相融合的生态文化旅游产业。在浙江天使之泪珍珠股份有限公司体验馆里,游客可以亲手养珍珠蚌,等到来年收获珍珠,体验馆的设计师会按照游客要求进行个性化加工。据了解,通过珍珠产业和文创结合,去年为该企业带来了近千万元收入。在另一家企业,佳丽珍珠自主研发爱迪生系列珍珠,一个蚌只产一颗珍珠,产值却是传统养殖方式的5倍。

纵深推进珍珠产业,珍珠还被应用于健康保健,实现名副其实的“美丽经济”。青春宝珍珠科技总经理何延东一直在研发珍珠的药用价值,主导珍珠护肤。在诸暨,以珍珠为原料,诞生了“健康美丽”经济,珍珠粉、面膜、洁面乳……源源不断发往全国各地;联姻世界小姐大赛、亚洲超级模特大赛、中国时装周和设计师巴黎时装展等顶级时尚赛事,频频亮相巴塞尔、北京和上海等国际性珠宝展。

 

鼓励打造企业品牌。诸暨现已培育了千足、阮仕、天使之泪等一批国际市场认知度较高的品牌企业,国际化、品牌化的产业格局初步显现。如今,珍珠还与当地的人文底蕴、生态禀赋和产业特色相结合,美的文化和美的产业实现了交融发展,推动着“美丽经济”转型升级。数据显示,这几年珍珠保持了“削量优质提价”的转型态势,今年以来还依靠电商园拉动了5000万元以上销售。

“既要珠光宝气,又要碧水清波,绿色养殖。”山下湖镇党委书记郦华辉说,效果显著。诸暨珍珠年产量降了七成,珍珠养殖户减少了九成,但珍珠业效益却不降反升。

2015年,诸暨珍珠产值111.3亿元,实现财政收入2.17亿元,农民人均纯收入达39211元,同比增长10.85%。

转载请注明出处"珍珠网 www.5pearl.com"

1.本站的稿件多数源自网络,文章内容并不代表本站的观点。2.如果您喜欢本站的内容欢迎转载。3.如文中有任何出入欢迎您及时联系我们予以修改。

相关文章
  • 2016秋冬配饰流行趋势:品牌珍珠大热(图)

    2016秋冬配饰流行趋势:品牌珍珠大热(图)

    2016-11-28 16:27

  • JoyPearl珍域珍珠方方:把关爱带给更多的人

    JoyPearl珍域珍珠方方:把关爱带给更多的人

    2016-11-28 16:23

  • 北部湾千年珍珠产业借力东盟商品交易所的“互联网+”的新远航

    北部湾千年珍珠产业借力东盟商品交易所的“互联网+”的新远航

    2016-11-17 22:20

  • 北海创建国家珍珠养殖综合标准化示范区通过考核

    北海创建国家珍珠养殖综合标准化示范区通过考核

    2016-11-17 22:20

网友点评
尚未注册畅言帐号,请到后台注册
精彩导读